叶叶的小司机

原名既何
不定时更新
想买本子
是个傻子

【忘羡】

一个小梗~

蓝忘机白天会变小,就是变回十一二岁的,小蓝湛,晚上则会变回来。

魏无羡牵着小蓝忘机在大街上逛。

逢人就说,看!我儿子!嘻嘻,好看吧~

人家大妈给他一串糖葫芦,这小公子真俊呦~

蓝湛抿了抿嘴,一张小脸面无表情,任由魏婴牵着他胡闹。

不过……到了晚上……

雅正的蓝二公子在魏无羡耳边认真地喊道,

“父亲。”

下方则狠狠地操/弄着。

燥得魏婴双臂放在脸上,不敢看他,底下绞得紧紧的。

什么蓝忘机,都是坏的,丢死人了……

一个小小的声明~

我,

emm,开学了……正式成为高三狗的一员了,所以,日更就到此为止了,随后的更新不定,毕竟我是管不了我想开车的咸猪手的……

感谢大家给过我的小红心和小蓝手~我会继续磨炼文笔哒~

撒有那拉~(假的)

我刚刚才发现被老福特屏蔽了……orz

躺在床上码字,好困……码着码着,手一松,手机就掉下床了……然后吓醒了qwq

【晓薛】——乙女游戏(假的)



✘✘✘慎……

薛洋进了游戏仓,体验一下这把那小矮子(金光瑶)魂都勾走的游戏。

据说还找到了那个叫什么蓝什么臣的男人,丢给他一个游戏仓就把他匆匆打发掉,薛洋在他身后好一阵龇牙咧嘴。

不过回了家还是登上了这款游戏。

这是全息投影,俗称VR技术,现在还在内测中,能玩的都是些有钱有势有身份的人。

有小道消息称连NPC都是真人呢。

薛洋一眨眼的功夫,眼前就由银白色的金属仓变成了一个包间。

而他,穿着一件白色的睡袍躺在床上,领口开得很低,深V一直到小腹,皮肤上还有一层水汽,是刚刚洗完澡。

哟,这游戏蛮真实的嘛。

暖黄色的光线有些昏暗,米黄色的大床能睡五个薛洋了,气氛莫名暧昧。

薛洋这时才发现床旁站着一个人。

眼前突然出现一个控制面板,表面水一般流动,浮出几行字。

介绍到:旁边这个穿着白大褂,带着白口罩的人叫晓星尘,是个私人医生。

今天他来薛洋家是为了……指、指/检!!!

【晓薛】——不一样的结局(下)



✘✘✘第一人称洋,改原著结局,he。

几天后,一个瞎了眼的小女孩进了屋子,她一看见我,就抓紧了她的拐杖,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,她的身体抖得跟筛子一样,明显怕急了我。

呵~我下意识地笑了笑,是那种阴冷的笑,她抖得更厉害了。

当我还想再欺负她的时候,道长回来了,看见那小瞎子愣了一下,小瞎子仿佛看见了救星,直接扑进道长怀里,还好道长躲开了。我手中的鬼气差点一跃而起。

道长在她耳边说了些什么,她才不那么害怕了,只是用难以置信的眼神盯着我。

然后我和道长的二人世界就插进了这个烦人的小瞎子。

“我先夹的!”

小瞎子气鼓鼓地看着我,手指紧紧压住筷子不放。

“呵……”

我冷冷勾起唇,眯起眼缓缓地自上而下扫过她全身。

“阿洋。”道长知道我最受不了他语气,我也乖乖的,不和那小丫头一般见识,哼。

然后坐等道长投喂~

再后来,我在桌上发现了一张纸,上面用金粉写了两个字,“虎符”,落款一个金。

我的心猛的一缩,冷汗顿时浸透了后背。

这时候家里只有我一个。

一个完美的时机。

我把这张纸给了道长。

道长看了很震惊,抬起头,竟流下了眼泪,我有点慌,但是他没给我说话的机会,第二次,他吻了我。

当小瞎子闯进来叫我们吃饭(实则是担心我把道长吃了)的时候,道长还在我身体里面。

他尴尬得想马上退出来,我却夹紧了他的腰,故意大声呻吟,一股热流身寸了进来,我也弄脏了道长的道袍。

小瞎子尖叫着跑开了,我觉得短时间内她会离我远远的了。

道长不知所措,我笑了笑,回了一吻安抚。

道长,今世,我们永不分开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end




【晓薛】——不一样的结局(上)



✘✘✘第一人称洋,改原著结局,he。

我叫薛洋。

我失忆了。

他是这么说的,他是我睁开眼第一个看见的人,那俊秀的脸和清冷的气质称得他宛如谪仙下凡一般。

我先是惊讶了一下他的外貌,因为他只有一只眼,另一只用白色纱布遮着,这并没有破坏他的外貌,反而增添了几分神秘感。

后来他才告诉我这只眼睛是他最好的朋友给他的,他用右眼,他朋友用左眼,刚知道那一瞬间我有些吃醋,因为竟有人和他那么亲密,不过我知道,我才是他最爱的热人,无论是身,还是心。

哦对了,他的名字是晓星尘,我一般叫他道长,因为他本来就是个道长,一身道袍仙风道骨的,正人君子的模样,每次见了我都想把它扒下来。

道长说我叫薛洋,是他的道侣。

说完就吻住了我,不是和他外表相称的温柔的吻,而是霸道的,令人窒息的吻,仿佛下一秒我就会死去一般,把我吻得心率不齐,两颊绯红,气喘吁吁他才放过我。

就这样,我们生活在了一起。以前的事被刻意遗忘了。

我肆意地对道长撒娇,做出一些道侣亲密的举动,想探探他的底线。但道长在那一个吻后仿佛变了一个人一般,规规矩矩的,碰一下就跟大姑娘一样脸红,搞得我更想逗他。

我看似和他很亲近,放下了所有戒备,实则我谁也不信。

尤其是他。

因为我第一眼看到他身体就自发叫嚣着“杀了他”!但又有一个声音尖叫着说“别!你会后悔的!”

最终我还是没有下手,绝不是因为他笑起来很好看,想再多看几次。

不过,让我纠结的是,晚上我们在同一张床睡,道长喜欢把我抱在怀里,我的头抵在他心口,听着他活力的跳动,跳得比平常快,我知道他紧张了,所以我很开心,故意抱紧他的腰,啧啧,公狗腰呀,做起来一定很爽。

不知怎么冒出来这个念头,让我脸上发热。

但是啊,道长怎么能这么信任我呢,我们之间这么近而他毫无防备,只要我动动手指,与生俱来的熟悉灵动的鬼气就会贯穿他的胸口。

可是我舍不得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end

明天接着更~晚了~大家晚安啦~

还有一周开学……日更,没想到我竟然坚持那么久,准备结束啦,高三狗狂哭。